丹·奥斯曼

编辑:项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22:51:36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丹。奥斯曼一般指丹·奥斯曼
丹·奥斯曼,一个性情温和、勇敢的人,一个吉尼斯纪录保持者,也是攀岩界的传奇人物。是一个天才的攀岩者,他于90年代初期在美国Nevada的Cave Rock首创了一些最难的攀登路线。他超于常人的徒手攀岩能力在1990年攀登位于New River Gorge的gun club(5.12c)时表现到了极点。同时,他也进行高难度路线的攀冰,并尝试世界各地的big wall路线,包括Alska的middle triple peak登顶。创造出三项自由降落的新世界纪录。[1] 
中文名
丹·奥斯曼
外文名
丹诺
国    籍
美国
出生日期
1963年02月11日
逝世日期
1998年11月23日
运动项目
攀岩者

丹·奥斯曼世界纪录

编辑
他创造的的三项自由落体和徒手攀岩的吉尼斯纪录:
1.悬吊着跃下过200英尺(61米)深的峡谷[2] 
2.跳300英尺(91米)高的悬崖
3.以及高达令人惊骇的650英尺(198米)的桥
4.6分钟之内攀过高122米的陡峭的花岗岩石壁[1] 

丹·奥斯曼个人简介

编辑
过去11年来,丹让每一个看过他攀岩的人感到刺激、惊奇和敬佩。他让攀岩运动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而且把我们带到了没有人到达过的地方。
丹是一个狂野、有创造力、大胆而非凡的人,但他也很讲究方法,对自己使用设备的掌握,对待每一次挑战的动力学理解等等方面,很耐心,技术上很精确。 他不厌其烦地完善自己的世界级技术,作为一个攀岩专家,人们很需要他的专长。他曾经训练过美国海军精锐的海豚突击队战斗分队,而且训练过安全人员如何爬楼。
克里斯:丹·奥斯曼因为创造了一项系绳自由降落的惊人运动而名扬四方。他把自己绑在绳子的一端,然后自己向空中跳出去——与死亡直接面对,他自己则沉浸在狂喜之中。  丹:我可以做各种各样很刺激的事,但我选择了它, 因为这是唯一一项可以让我同时既感到刺激又感到恐惧的运动。
克里斯:埃里克·普尔曼曾经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拍摄过丹的大胆冒险运动。
埃里克:丹是一个狂野、有创造力、大胆而非凡的人,但他也很讲究方法,对自己使用设备的掌握,对待每一次挑战的动力学理解等等方面,很耐心,技术上很精确。
克里斯:他不厌其烦地完善自己的世界级技术,作为一个攀岩专家,人们很需要他的专长。他曾经训练过美国海军精锐的海豚突击队战斗分队,而且训练过安全人员如何爬楼。尽管他非常忙,但他总会找时间陪自己8岁的女儿埃玛。
埃里克:看着丹和埃玛一起攀爬确实很有意思。父亲和女儿的一曲出色的爱的二重奏,女儿跟父亲一起玩,一起享受生活。
克里斯:不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候,他的主要精力放在创造新的系绳自由下跳纪录方面。他横跨峡谷跳下过61米,他跳下过高91米的悬崖, 甚至从198米高的桥上跳下,让人目瞪口呆。
丹:我所做的系绳自由下落跳与蹦极跳之间有很大的区别,蹦极用的是很粗的橡皮绳,你纵身跳下去,绳子被抻长,它让你慢慢下降……我用的是攀岩尼龙绳……用这种绳子,它让你一直往下去,只是在你快要撞上去时绳子才拉住你。”
克里斯:系绳自由下跳为他赢得了名声,但他并没有就此止步。
丹:我喜欢创造这类运动是因为我喜欢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只是在我活着并带着微笑回来之后人们才相信我可以做到。”
埃里克:我见过丹做过的最大胆的事是独自一人无绳徒手攀岩。他攀登的那些岩峰非常陡,非常难,有时他只能用手指尖吊住身体,对,就是这样……这些山岩陡到他一旦开始就只能进不能退,要么登上顶峰,要么送命。
丹:确实非常危险,因为速度太快,根本没有时间去查看立脚点的情况。
克里斯:他稳定好情绪后出发了……大家将要看到的内容会让你大吃一惊。
丹迅速查看了一下山体的情况,把手伸到很窄的岩石缝里,他把岩石缝当做铁锚,牵引着身体向上攀。在他和地面之间只有他呼吸的空气,稍有闪失他就完了。
克里斯:在他爬到一半的时候,死神出手了……他一只手没有抓住,滑了一下,幸好另一只手攀住了,躲过一劫。丹很小心地停在锋利而又极薄的岩壁上,在攀到全程2/3处时,他很快超过了一位带着绳子和全套工具艰难向上爬的攀岩者。在约91米标志处,丹面临着最为可怕的挑战。他必须从一个岩脊跳着抓住另一块悬岩,这种动作称为“蹿跳 ”。他开始了……他成功了。丹又一次躲过了死神。还剩最后的15米,丹不顾疲劳,向顶上攀登。他终于登顶了,只用了5分52秒,太神奇了!这是徒手攀岩的一项新的吉尼斯纪录。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用慢镜头再看看丹悬空的瞬间。我们可以看到,丹的整个身体完全是在空中。这就是丹·奥斯曼,吉尼斯纪录保持者,真正的岩壁之王。

丹·奥斯曼人物生平

编辑
尽管他非常忙,但他总会找时间陪自己8岁的女儿埃玛。 不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候,他的主要精力放在创造新的系绳自由下跳纪录方面。他横跨峡谷跳下过61米,他跳下过高91米的悬崖, 甚至从198米高的桥上跳下,让人目瞪口呆。
丹所做的系绳自由下落跳与蹦极跳之间有很大的区别,蹦极用的是很粗的橡皮绳,你纵身跳下去,绳子被抻长,它让你慢慢下降……他用的是攀岩尼龙绳……用这种绳子,它让你一直往下去,只是在你快要撞上去时绳子才拉住你。” 他是第一个攀登湍急瀑布的人,他顶着狂怒的水流和几乎结冰的水,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他还曾说过:“我喜欢创造这类运动是因为我喜欢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只是在我活着并带着微笑回来之后人们才相信我可以做到。” 丹总是在寻找新的方式来增加刺激,冲击极限。他在一项名为徒手攀岩的危险运动中找到了这些。徒手攀岩者不用绳子,也不用其它装备。
丹在攀岩方面做到极致。他是世界上顶尖的徒手攀岩高手之一,但对他来说这还不够,他还要找一种新的方法把这项运动推到极致,他甚至增加了一个更危险的元素:速度。他是世界上第一个最快速徒手攀岩的人。
1997年5月29日,丹准备创造一项速度徒手攀岩新纪录。他要在6分钟之内攀过高122米的陡峭的花岗岩石壁。而一个有经验的2人团队在使用安全工具而且顺利的情况下,需要2小时才能完成。丹却想在6分钟之内不使用任何安全装备之下完成,让人难以相信。6分钟122米,不用安全装备,不用绳子,不找任何借口。[1] 
世界攀岩运动的一位传奇人物。在过去的11年里,每个看到丹一展身手的人无不感到激动、惊讶并且深受鼓舞。1998年11月23日,丹在进行他热爱的运动时,为打破他自己保持的使用登山绳冲坠(free-falls )纪录——高于1000 英尺的高度,由于登山绳断裂,不幸身亡。
他毕生只有一个心愿:接近生命的极限,体验在生死极限、恐惧与快乐边缘的一切滋味。

丹·奥斯曼永远的Dan Osman

编辑
Gambalies 和 Fritsch 从电话里听到Osman 的倒记数, 然后是下坠时风的呼啸声。他们以前许多次使用过Osman 的制动装置进行蹦极跳,所以能想象出这是向上反弹前的冲坠。Osman已经使用过这套用登山绳、滑轮和保护点组成的独特的保护系统上千次, 并且发展了一套细致的检查手段以确保人和装置的安全。 但不论怎样,在这个寒冷的11月底的夜晚,他看上去有些匆忙:他犹豫了两次,然后从一个以前从未试过的角度,跳了下去。强烈的风的呼啸声在电话中持续了十一,二秒,超过了Fritsch 和 Gambalie 了解的下坠时间极限,然后电话断了。
没什么问题,Gambalie 想。他想象是由于绳子开始向上反弹造成的冲击力使电话从Osman的身上弹出,在风中翻滚,画了个弧线掉到了地上。Gambalie将电话拨了回去并留了个口信,“这糟透了。我们正在路上。给我回电话并告诉我怎么走!”
在35岁时, Dan Osman 已经在美国极限冒险运动的圈子里很出名了。在最近的十年中他奇特的专长是用登山主绳保护从桥或悬崖边上跳下,有时是为商业电视,更多的时候是为了纯粹地体验。他常常出现在杂志、电视里——一头黑色的长发, 体操运动员般健壮的身躯在空中飘荡。许多人认为Osman经过深思数滤的跳下是不计后果的,是发狂的行为,最终会跳向灾难。1996年一月出版的outside杂志中一篇短而高度批判性的文章标题 “Really Quite Stupid”
Osman 是以攀岩者开始他的职业冒险生涯的。他住在Cave Rock, 位于Tahoe Lake南岸的拱状岩壁。他在那里尝试各种困难的路线,尽管一次次的脱落。中学毕业后, Osman 在Yosemite 呆了几年. 他过着lost-boy 的生活—白天在岩场, 晚上露天而睡,靠乞讨吃饭,打工挣的钱只要能继续攀岩就够了,长时间的远离电话和邮箱, 不必负担通常人的责任。在八十年代中期, 他回到了Tahoe Lake继续攀岩并间歇地在建筑工地干活。他和女朋友有了个孩子就分手了。他的朋友将他几小时或几天的迟到称为“Dano Time”。由于Osman惹的各种麻烦,他的母亲在他小时候给他起的外号叫 “Danny I forgot”,比如持续不断的未付款的超速罚单,未登记的车辆,一直没修好的他小而乱的屋子里被打破的楼梯,虽然他是个熟练的木匠。
“由于他不关心这些事让我很失望”,他的父亲,Les Osman,一个日裔美国人,一个退役的警察。“并且我最终告诉他我将不会保释如果他由于未付的罚单而进监狱。他从来没有过许多钱;他从他从事的冒险中获取的非常少。他通常仅仅挣钱为他的女儿-Emma,和付他的各种帐单,包括医院的帐单。
保释Osman 出来的事常常落在他的朋友们身上,他们中许多是象Osman一样的狂热攀岩者,其他的许多人虽然过着正常的成人生活,但被Osman 那种自然的天性所吸引。
在八十年代末期,Osman以攀岩和攀冰尤其是徒手无保护攀登而闻名。Rogalski, 经常为他治疗些小伤-象肋骨、踝骨骨折,常常缓收他的费用,而Osman则以一些从少数赞助商那里得到的象甲克、鞋等小礼物回报。1989 年,在Cave Rock, Osman用顶绳攀登一条难度为5.13他称为Phantom Lord 的路线时,他脱落了五十多次。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坠落比攀岩更令他兴奋。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Rogalski 说。“可能由于几个法国的攀岩好手出现并且第一次攀登就完成了一条难度为5.14的路线,而Osman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完成。从那以后他渐渐地远离了攀岩而越来越迷恋于蹦极跳。我们中大部分人想那是疯狂的,将你自己的生命系于一根绳子上。但Osman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当他的热情对攀岩有所下降,他必须要用其他的事情来替代。并且这不可能同时进行。”
Osman 先是短距离的跳,长度为能被普通的保护制动住的攀登坠落。然后,随着冲坠的距离越来越长,对这些装备信心的增长,他开始设计复杂的系统。以前从未有人敢使用登山绳进行长距离蹦极。在Yosemite和其他地方,他聚集了一群攀岩者来尝试他的这项新运动,有时被称为“躯体投掷”(body hurling) 或者,“受控制的自由坠落”(controlled free falling).
“当我试过一次后,我的大脑已经麻木了”,Gambalie 说,“这不象滑伞,地面从来没有真的在视野里,甚至也不象蹦极,当你在到地面之前很早就开始减速。用Dano的系统当绳子开始拉住你时觉得地面是离你如此之近,这真的吓着我了。”
Osman式的绳跳也曾出现过失误。1994年,Uath 桥。Bobby Tarver, 一个25 岁的攀岩者,用新的登山绳进行250英尺的绳跳。登山绳的设计是在经受冲坠时自身延展,Osman一直是在使用一根新的绳子之前先通过一系列短距离的坠落来测定绳子的最大延展距离。但Traver 没有去做,虽然这是Osman给他写的说明中的一部分。Taver 的一跳使那根从未用过的绳子延展后的长度足以使他撞到峡谷边的岩壁上,并立即死亡。他的死亡被记录下来,Osman继续鼓励他的朋友们去尝试绳跳。
“他希望我去试试,但我不会的,”攀岩者Ron Kauk说,“那是超级的疯狂。它和我喜爱攀岩所抵触。”在一个晴朗的冬日,Yosemite 的四号营地附近,Kauk 象一只蜘蛛般在一块大石头上。
Kauk , 41 岁,一个长期住在Yosemite的最好的攀岩者之一。我们认识时我还是个初级的攀岩者. 我已经不是新手了,但当我谈到在下降或完全依赖一个保护装置而不是自己的手和脚时的特殊恐惧时, 他点了点头。
“Dano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比其他人更了解绳子和装置”,他说,“我不赞赏那些不知道那么多就盲目尝试的人. 这是当John Bachar在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徒手攀缘我的感觉。我想这是一种我不希望看到的攀岩发展的方向。”
Dean Potter, 一个26岁的攀岩者, 并且是四号营地救援队的成员,正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工作。Potter 曾经帮助Osman 在Leaning Tower 上安装那些设备, 并和Osman 一起从一块叫The Rostrum的山谷界碑上跳过。“ 我跳过一次但我不喜欢”,他说,“我攀岩时一直在保护的控制之下。Dano是这里岩壁的主人。他有这里详细的资料。在我们一起于Leaning Tower 工作时, 他常常是早晨很兴奋,说他整夜考虑那些装置而未睡.”
毫不奇怪, Yosemite 国家公园的管理者以一种偏见的眼光来看待Osman所进行的活动。早些年, 他们曾禁止蹦极跳. ( BASE jumping ) , 虽然 Osman 所做的没有违反规定,但管理者明显地为要为将他加入已经很长的潜在要救援名单而担心。他们为Osman 的绳跳被拍摄成许多商业或冒险录象,照片而烦恼。
Osman 在1999年十月来到Yosemite 决定在那里进行破记录的绳跳。在几个朋友的帮助下,他在Leaning Tower 上的岩壁设置了保护系统。Osman 第一次是用600 英尺的绳子,然后是750,800,850,900英尺。
在10月26日,Osman 正在准备一次绳跳时,他接到了他12岁的女儿—Emma 的电话。Emma 哭着说担心他。Osman 毫不犹豫地告诉他的朋友他要去看他的女儿,然后驾车走了。Osman 十分爱他的女儿,但他又选择了这项运动。“如果死亡,将使每个人悲哀—亲人,朋友,….我的女儿会受到伤害….,但是我要努力保护她。”
两天后,Osman 返回到Yosemite。然后他被公园管理者拘留了。这与他的绳跳没有关系,而是一些典型的 Danny-I-Forgot:包括无照驾驶,未付的交通罚单等等。他被关在Yosemite监狱14天,他的朋友们和亲人为保释他而忙于酬款。他被他的姐姐和表兄保释出来,并一起回到了Reno,和女儿Emma、朋友Eric Perlman,度过了一段时间。Eric Perlman , 一个制片人,曾经为Osman 拍过一些片子(包括Masters of Stone 4)并为了假释Osman 用他的房子做抵押。Perlman 建议他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他对Osman 说,你已经走的太远了,远到了不应该的程度。没有人会进行 ( free-fall)这么长时间。将那些装置拆下来。用你的理智考虑。Osman 同意了,他说,你知道,你是对的。那将是我要做的。关心我的人已经为我做的太多了。
Osman 给他的朋友Miles Daisher 打电话,告诉他要去Yosemite 将那些装备拆除。公园的管理者已经威胁要没收了。他们两个于20 日出发,第二天到达了Yosemite 并于当晚爬上了learing tower。22 日下午,他们没有拆除装备,取而代之的是在间断的鱼雪中Osman 进行了一次 925 英尺的绳跳。
“跳之前,我问过他,”Daisher 说,“因为我听说过绳子打湿后会降低延展性。” Osman 回答说,关系不大,这种绳子是为在湿的、冰雪环境下使用设计的,曾在珠峰使用过。然后Osman 跳了下去,一切都正常,没有问题。然后 Daisher 又进行了一次。那天晚上他们俩在 Yosemite 山谷的小店里吃饭并和朋友们谈论第二天Osman 将要进行的新的记录的绳跳而没有一点关于拆除装备的事。
23 日下午 4:15,Daisher 进行了一次绳跳。5:30 左右,当他返回到顶部时,看见Osman 正在匆忙地复位保护装置,想赶在天黑之前进行他伟大的一跳。“我有一种很坏的感觉”,Daisher 说,“Osman 将要从一个新的、以前从未试过的角度起跳,那意味着他要从制动绳的上方起跳,随着天越来越黑,他甚至没有去检查一下。 并且他将绳子加长了75英尺,是以往每次增加长度的三倍,这样绳子的长度达到了1000英尺,而在空中停止下坠时离地面只有150 英尺。我真的很怀疑,我不停地说,‘我不同意这样,Dano,我不喜欢这样。”
Osman 向Daisher 确保装置没有问题。然后给 Fritsch 和 Gambalie 打电话。“This is it”, 他说,“I’m going to big.”Osman 将电话塞进他胸前的口袋中,开始了倒计数。但他停止了。“你准备好了吗?”他问Daisher。Daisher 正蹲在旁边的石头上,准备最后Osman 放下,“准备好了。”Osman 开始第二次倒计数,但是他再次停下对电话说,“你们不再说些什么?”不,电话里回答。Osman 这次倒计数完毕并从岩石上起跳。
“我看到他的头灯消失在黑暗中,”Daisher 说,“大约十秒钟后,我看见绳子开始收紧,听见了绳子反弹时的呼啸声,但是呼啸声没有象以往一样持续。然后我听见 Osman 的喊声‘Ahhhhhh’,然后是象树木折断的撞击声,我想,‘完了,他撞在树上’我想象他四肢挂在树上,受伤,流血。我喊他,没有回答。四周很安静。”
Daisher 以他的最快速度下降到下面,在岩石和树木中用头灯寻找。他首先发现了从树枝上垂下的断了的绳子,然后看见了躺在地上的Osman。Daisher 检查了他的脉搏,没有。然后飞快地跑到附近的停车场,给Fritsch 打电话,“Dano 死了。”Daisher 边哭边说,“他躺在地上,我刚看到他,他死了。” Fritsch 和Gambalie 告诉他他们将尽快赶到。Daisher 打了911报警电话。一个验尸官和公园管理者一同赶到……
三周后,Osman 的装置依然挂在Leaning tower 上。Yosemite 的管理者们进行了长时间的调查,然后将其拆下送往Black Diamond Equipment 公司分析。他们提交的分析结果是装备系统没有问题,是人为出的错误:简而言之,是Osman 最后一跳的角度最终致使连接绳子的绳结断裂。
一个追悼仪式在 Cave Rock 举行。Osman 的骨灰撒向Lake Tahoe 。200 多个朋友在寒冷、飘着小雪的天气中悼念他。
Dan Osman 生前有许多朋友,无数崇拜者,但没有保险,没有遗产。他留下了一个12岁的女儿—Emma。 他的朋友们为Emma 建立了个捐款基金:
Emma Osman trustfund
C/o Andrea Osman-Brown
17690 Roper Court Reno,
NV 89506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运动员 外国 体育人物 人物